在勝安宮旁借安全帽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

在勝安宮旁借安全帽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

文/蕭崇富

初次緣分是從一頂安全帽開始的。

我總是騎機車來永安社區,從政大出發走老泉街接玉山路,就可以從銀河洞附近鑽出來、接到北宜公路。但沿路可是曲折迂迴,只適合機車走。接北宜公路前會經過一個社區,之字型的彎道一路斜切下去,騎起來特別過癮。到永安社區約莫四十五分的時間。這次駐村有四人,再加上里長的機車,恰巧可以兩台機車雙載,如此方便在偌大的永安里移動。但里長機車的後車廂裡只有一頂安全帽,平時社區騎車往來是不用戴安全帽的,只有上了北宜公路,警察才會開始出沒。但我們想要去上坪林一趟,因此我們跟勝安宮旁的住戶借用,而那就是高碧梧大姐的家,原來我們早就見過面了。

這次除了高碧梧大姐,還有林秀春大姐,雙姝在廚房合作無間、交錯有致,兩人像是桌球雙打一般、輪番上陣。當林大姐在炸鍋旁,高大姐就在水槽那邊裹茶葉豆腐的麵衣;當高大姐撈起剛炸好的豆腐時,林大姐已經用包種茶葉擺好盤了。今日的家常好菜餚是「金黃豆腐」、「茶葉豆腐」、「鳳梨蝦球」,都是炸的料理。材料備好、油鍋升溫,大姐們親自下廚。高大姐翻滾油海中金黃冒泡的雞蛋豆腐時,一直講著林大姐比較會做菜,「我只會做糖醋排骨、紅燒魚啦,其他沒信心。」據說這是她第一次炸豆腐,雞蛋豆腐卻比得上外面餐廳水準,酥炸妥當。茶葉豆腐最具特色,選用自家女兒開的八卦茶園所研磨出的茶粉,與地瓜粉混在一起,成了茶葉豆腐的麵衣。出鍋時,上頭有著豆腐的茶葉、看起來挺好吃的。

(攝影/蕭崇富)

至於為何選擇鳳梨蝦球,林大姐說這是「簡單又吃得出高級感的料理」。剛炸好的蝦球上,淋上由鳳梨罐頭內湯汁,與冰糖調配翻炒煮成的醬料,旁邊還擺了圈自家茶園早上現摘的茶葉。單吃蝦球就已經很滿足,麵衣混了點鹽,蝦球調味已然勻稱得宜,與酸甜濃稠的鳳梨醬汁搭配,甚是恰如其分。酥炸的時間剛好,讓人一尾接著一尾。我們擔心蝦球做太少或許供不應求,而且關於蝦子的去殼去腸,能否在短短兩週掌握,那又是另一件事情了。

誠如每個盤子外圈的茶葉,林大姐特別喜歡擺盤。柳丁切片、鳳梨擺在上面,或是在青菜的擺放上面做文章,讓人增進食慾。「我不知道家人愛不愛(我做的菜),但他們都會吃光光。」逢初一、十五、過年過節,高大姐、林大姐煮給家人跟信眾吃,一次可是四十幾個人在等,五大桌起跳。那是年輕時的事情,「現在體力不行,站太久就會累了。」「拜託,五桌,七、八樣菜耶。」林大姐補充道。這麼多張嘴的情況,料理要求快狠準,挑選較為簡單快速完成的料理優先,像是白斬雞、滷肉、辣豆瓣魚、涼拌蘆筍、蝦子等等。除了滷的可以在前一天備好,還得仰賴當天俐落手腳的翻炒,外頭的人還在催促著呢。年輕時的她們可以煮一整天,從早上忙到下午四點,樂此不疲。

(攝影/蕭崇富)

林大姐、高大姐兩人相當好客,在永安這是相當要好的鄰居。巧的是,嫁過來之前,她們倆也都住在新店,也是隔幾條街鄰居而已,這就是緣分吧。民國74年高大姐嫁到這裡,永安社區不如今天的光景。「鳥不生蛋」,高大姐是這麼形容的。那時比較大的只有直潭巷。其他都和保甲路一樣難走,不比現在的鋪好柏油的產業道路。但大半生都住在這裡,炒個菜、帶個兒女,到現在孫子也大了,生活也還算悠閒,逐漸喜愛上這裡的風景。路上以前會有野兔跳過,最近還可以看到藍腹鷴。「那可真是環境保育成功了。」高大姐說。

葉淑芬大姐的小孩也帶來這邊玩,跟高大姐的小孩打成一片。在兩位大姐在廚房大展廚藝時,一男一女在客廳蹦蹦跳跳,從這邊沙發、跳到那邊沙發。同時我跟偉丞也十分好奇,他們小手輪流把玩,甩來甩去的金色手銬是哪來的。「帶到牢房裡面了。」「你是逃不掉的。」他們輪流扮演正義的一方,到後來兩人都不想讓對方逃掉,場面異常混亂,一時之間我們也很難辨別,究竟誰是警察、誰是強盜。

如果他是警察的話,會逮捕我們兩個擅自跑來蹭菜的偷吃客嗎?

(攝影/蕭崇富)

           
分享

One thought on “在勝安宮旁借安全帽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

Comments are closed.